巴西追查安全事故背后是否存在腐敗問題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5-13 08:29

  2019年年初,巴西發生兩起令人震驚的安全事故。兩起事件都造成嚴重人員和財產損失,起因均與企業一再忽視安全隱患以及監管機構層層失職有關。

  為避免再蹈覆轍,巴西政府日前開始追查造成這些事件的真正元兇以及是否存在腐敗問題。

  挨罰不改釀慘劇

  位于里約的弗拉門戈俱樂部一處訓練基地2月起火,致使10人死亡、3人受傷。失火建筑形似集裝箱,火災發生時26名青少年球員正在熟睡。

  媒體依據里約熱內盧市政府和檢察機關文件報道,弗拉門戈俱樂部失火的青少年球員宿舍沒有獲得市政府建筑許可。因建筑違規,弗拉門戈俱樂部已經遭里約市政府罰款31次。

  里約市政府發言人蒂亞戈·科斯塔說,失火宿舍“是違規建筑”,市政府多年前只批準在失火地點建停車場,而不是宿舍。

  失火宿舍沒有在市政府登記,因而沒有接受消防審查。消防部門確認,弗拉門戈俱樂部遞交的火災應急預案從來沒有提及失火的青少年球員宿舍。

  違規建筑早已為地方司法機關熟知。里約州檢察官2015年3月起訴弗拉門戈俱樂部,要求關閉訓練設施,除非違規之處得到整改。檢察機關要求訓練設施在重新開門前必須符合消防部門、民防部門和市政府的所有規范。

  相關案件審理持續將近4年,一直沒有定論。俱樂部訓練基地火災發生5天后,法官阿爾維斯說,弗拉門戈俱樂部不僅沒有滿足檢方要求,也沒有告知法庭作出哪些改進。他裁定,暫時禁止青少年和兒童進入俱樂部訓練設施。

  依據以上調查結果,媒體懷疑,俱樂部失職以及當局在監管方面的集體缺位是導致火災的最大因素。

  弗拉門戈俱樂部是巴西球迷最多的俱樂部。出自這家俱樂部的巴西著名球星濟科告訴媒體:“挨罰30多次,你就應該做點什么。”

  一名曾經在這家俱樂部效力10年的退役球員匿名接受采訪時說:“如果執法人員調查,更多違規情況會浮出水面。這種情況不止發生在弗拉門戈俱樂部,在巴西足球界廣泛存在。”

  26歲球迷費利佩·塞爾斯說,發生在弗拉門戈俱樂部訓練基地的慘劇“為這個國家的所有足球俱樂部敲響警鐘,當局必須嚴肅調查。10個孩子死了,悲劇不能重演”。

  早有預警不重視

  弗拉門戈俱樂部失火事故以前,還有一起安全事故震驚巴西國內外。南部米納斯吉拉斯州一座尾礦壩1月決堤,泥漿順流而下,摧毀大量沿途建筑物,致使超過170人喪命,另有上百人失蹤。運營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首席執行官以及多名高級主管3月初集體辭職。

  《圣保羅報》報道,調查潰壩事故的檢察機關建議解除淡水河谷公司首席執行官法比奧·施瓦茨曼以及其他幾名高管的職務。施瓦茨曼和其他幾人隨即向董事會遞交辭呈,董事會“立即接受”。

  但施瓦茨曼否認犯錯。淡水河谷公司說,施瓦茨曼等人辭職是應對調查的“臨時舉措”。不清楚調查結束后他是否會“復職”。

  這家巴西最大鐵礦企業聲稱去年接受潰壩風險評估時沒有發現異常,但媒體記者在企業內部報告中發現“破綻”:去年10月和11月兩份內部報告顯示,那座尾礦壩決堤風險是萬分之二。依照規程,潰壩風險超過萬分之一就應該引起管理層高度重視。

  內部報告把事發尾礦壩列為“關注區”,提醒“應采取一切預防和疏導手段”。報告警告,一旦潰壩,上百人可能喪命。

  潰壩原因暫時不清楚,淡水河谷公司仍在調查。警方逮捕8名尾礦壩安全維護人員。巴西環境和可再生資源協會對淡水河谷公司罰款2.5億雷亞爾(約合6365萬美元);米納斯吉拉斯州司法部門凍結這家企業60億雷亞爾(約合15.28億美元)資金,用于賠償和災后重建。

  巴西政府礦業和能源部2月底證實,當局著手調查淡水河谷公司是否利用行賄手段促使政府安全檢查人員對事發尾礦壩所承受的風險“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路透社報道,淡水河谷公司一旦觸犯2013年生效的巴西反腐敗法,將面臨罰款,金額至多去年凈收入的五分之一。

  “洗車行動”在繼續

  在巴西,大企業行賄政府官員的案例屢見不鮮,國有企業巴西石油公司、私人建筑承包商奧德布雷希特公司的行賄丑聞震驚國際。

  巴西2014年3月啟動“洗車行動”大規模反腐調查,迄今定罪超過150名政商兩界人士,重塑巴西政治、商業版圖。分析人士發現,新一輪反腐風暴已經開始席卷這個南美國家。

  繼盧拉之后,特梅爾成為卷入“洗車行動”的又一名巴西前總統。巴西聯邦檢察官4月2日起訴特梅爾,指控他在安格拉3號核電站建設項目中腐敗。

  特梅爾現年78歲,去年12月底卸任,今年3月21日因涉嫌領導犯罪組織、收受巨額賄賂,在圣保羅市被捕。他否認犯罪,3月22日,其辯護團隊提出人身保護令申請,25日因“繼續羈押缺乏法律依據”特梅爾獲釋。5月8日,巴西聯邦上訴法院決定取消特梅爾的人身保護令,重新對其羈押。9日,特梅爾自行前往位于圣保羅的聯邦警察局投案。

  檢方說,特梅爾從事公務40年間“經營”這一犯罪組織,收取或安排賄賂合計金額超過18億雷亞爾(約合4.58億美元);安格拉3號核電站受賄案是罪行之一。

  聯邦檢察官法比亞娜·施奈德說:“這是一個以特梅爾為首、持續至今的犯罪團伙。”檢方披露的信息顯示,這一團伙下設“反情報”分支,監視和扼殺潛在調查和訴訟“苗頭”,甚至以假文件誤導檢方。

  調查人員懷疑,瑞典咨詢企業奧夫貝利集團巴西子公司、巴西建筑施工企業恩熱維什公司和阿熱普蘭集團以支付“傭金”方式換取安格拉3號核電站的建設合同。恩熱維什公司一名高級主管先前與檢方達成辯訴交易,承認2014年向特梅爾親信的企業支付超過30萬美元。

  特梅爾在另一項腐敗調查中成為嫌疑人。檢方指控他經由一名中間人從巴西跨國食品加工集團JBS股份有限公司收取賄賂。

  一些人先前擔心,隨著個別參與“洗車行動”的關鍵司法人員轉往其他崗位,這場反腐行動的推進會遭遇挫折。但圣保羅因斯珀大學政治學教授卡洛斯·梅洛指出,繼盧拉之后,特梅爾受公訴意味著反腐“劇情”遠沒有接近尾聲。 “多名以前出任要職的政治人物現在已經去職,更容易受調查。”

  盧拉2017年接受法庭一審審理,因收受奧亞斯建筑公司一套豪華海濱公寓而被定罪。去年1月,聯邦第四地區法院維持一審判決并把他的刑期延長至12年零1個月;他當年4月到位于巴拉那州首府庫里蒂巴的一座監獄服刑。

  今年4月24日,巴西高等法院給盧拉減刑,4名法官一致裁定把刑期從12年1個月減至8年10個月;只不過,盧拉今年2月在另一起訴訟中因類似罪名由法院判處12年11個月監禁。

  反腐成效存變數

  巴西現任總統雅伊爾·博索納羅3月在訪問智利途中被記者問及特梅爾遭逮捕一事。他回應:“每個人必須為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

  博索納羅競選時承諾消除政治腐敗,去年10月贏得選舉,今年1月就職。勝選后,他確認反腐為主要施政目標,承諾深入調查腐敗案、終結政府與政黨之間的幕后交易,任命主持“洗車行動”的知名法官塞爾吉奧·莫羅出任司法部長。

  分析人士認為,這名高舉反腐大旗的巴西新總統如何對待政客的腐敗嫌疑,將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他今后的執政前景。

  巴西聯邦警察4月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請,要求剝奪國會眾議院議長羅德里戈·馬亞的刑事豁免權,以方便警方進一步調查馬亞及其父親收受奧德布雷希特公司賄賂140萬雷亞爾(約合35.6萬美元)的嫌疑。總檢察長拉克爾·道奇建議最高法院支持警方要求。

  按媒體的說法,博索納羅依賴馬亞在眾議院推動政府所提養老金改革議案,暫時不清楚博索納羅對馬亞的腐敗嫌疑持什么態度。

梦工厂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