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假身份證掩蓋貪腐問題, 為何反成違法亂紀的證據?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19-06-21 08:44

  一個人做了違法亂紀的事,本能反應就是竭力去掩蓋。其中一種較為常見的“洗白”套路,就是偽造和使用虛假身份證件。

  不久前,黑龍江省人防辦原黨組書記、主任武偉被“雙開”,其問題就包括“違法辦理并持有、使用虛假身份證照”。此前被“雙開”的河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楊崇勇,被開除黨籍的廣州市委原常委、市政法委原書記吳沙等領導干部,也被通報“偽造和使用虛假身份證件”等問題。

  假身份本來是腐敗分子用來掩蓋其貪腐問題的把戲,怎么反倒成為了他們違法亂紀的證據?“換個馬甲”搞腐敗,就能逃脫紀委監委的火眼金睛嗎?

  偽造虛假身份,意在掩蓋哪些貪腐問題?

  盤點近年來曝光的違紀違法案件,腐敗分子偽造和使用虛假身份證件,其不法用途主要包括以下幾方面:

  ——隱蔽財產,讓非法所得逃避監管。為數不少的腐敗分子,留置后都被搜查出了偽造的身份證件,有的甚至多達12個之多。他們的如意算盤是:借助虛假身份,可以不動聲色多處購房、藏匿贓款、轉移資產。比如,2017年2月被開除黨籍的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原副市長許亞林,擁有3個名字、兩個身份證和6個身份證號碼,其中一個名字專門用于購置房產;比如,2017年7月被“雙開”的廣西壯族自治區林業廳原副巡視員蔣勇,讓朋友在廣東幫他辦理了“李某某”“洪某某”兩張居民身份證,分別在多家銀行開設賬戶,用于存儲、轉移其收受的錢款;又比如,2017年12月被開除黨籍的四川省達州市經信委原主任龔固均,用虛假資料辦理名為“龔正書”的虛假戶籍和身份證,并將該戶籍從四川遷至重慶,并用“龔正書”身份證在重慶多家銀行開戶,藏匿贓款1080余萬元。

  ——躲避追查,東窗事發后逃之夭夭。利用假身份打掩護外逃,是不少腐敗分子“隱身”“分身”的重要目的。潛逃海外達15年之久的“百名紅通人員”第5號嫌犯閆永明,就擁有3個身份證號、3個護照號。此外,漂白身份改名換姓,從而在國內竄逃的也并不鮮見。例如內蒙古海拉爾區實驗高級中學原信息教研組組長曹義亮,他在2004年貪污公款近30萬元,此后先后逃竄至哈爾濱、沈陽、大連、河南等省市,最終落腳于山東威海。2005年,曹義亮在威海一家公司找到工作,抓住公司集體為職工落戶口的機會,制作虛假身份證成功落戶。此后,他從攜款潛逃的罪人搖身一變成為威海人“張磊”,并以虛假身份娶妻生子,晉升企業管理人員,過起了正常人的生活,直至2018年10月被追回。

  ——隱秘行蹤,逃避監督。姓名身份“變臉”,對于不少腐敗分子的用處還在于助其隱匿行蹤,如出入境信息、出行記錄、住宿登記情況等。2017年7月,河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楊崇勇被“雙開”,其違紀問題就包括“辦理假身份證件,并以此私自出境”。更有甚者,廣東省肇慶市農業學校原校長兼黨委書記黃東,竟用“黃東進”“黃東強”等假身份娶了三個老婆。

  偽造使用虛假身份證件,既違法又亂紀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80條規定:“在依照國家規定應當提供身份證明的活動中,使用偽造、變造的或者盜用他人的居民身份證、護照、社會保障卡、駕駛證等依法可以用于證明身份的證件,情節嚴重的,處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證法》第16條規定,冒用他人居民身份證或者使用騙領的居民身份證的,購買、出售、使用偽造、變造的居民身份證的,由公安機關處二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罰款,或者處十日以下拘留,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偽造、變造的居民身份證和騙領的居民身份證,由公安機關予以收繳。《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28條規定:“黨組織在紀律審查中發現黨員有刑法規定的行為,雖不構成犯罪但須追究黨紀責任的,或者有其他違法行為,損害黨、國家和人民利益的,應當視具體情節給予警告直至開除黨籍處分。”

  嚴格執行這些黨紀法規,意味著留給身份造假者的空間越來越小。

  以廣西壯族自治區林業廳原副巡視員蔣勇為例。2017年1月,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委專門就信訪反映的問題對他進行約談,讓其說明情況,但蔣勇對所有問題全盤否認,并想方設法掩蓋違紀事實。2017年2月至3月,蔣勇陸續將“李某某”“洪某某”兩個假身份在銀行的錢款取出或轉出,注銷所有賬戶,銷毀假身份證,并安排行賄人鄭某某將與他交易過的銀行賬戶全部注銷。他自以為一切安排妥當,可以高枕無憂。當專案組工作人員將“李某某”這張假身份證復印件擺在蔣勇面前時,他的心理防線瞬間崩潰。

  可見,倒騰假名假證,非但成為不了腐敗分子逾越法律底線的護身符,反倒會成為他們違法亂紀的直接證據。

  還是那句話:靠包裝掩飾,管得了一時,管不了長久,欺騙組織、欺騙他人同時是在欺騙和毀滅自己!

梦工厂动画